《凡人歌》融合唢呐客家话戏曲燃爆全场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  手机最快看开码结果。客家人是一个具有显著特征的汉族民系,也是汉族在世界上分布范围最广阔、影响最深远的民系之一。

  客家人的祖先源自中原,是从中原迁徙到南方,是汉民族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分支。由于客家人行走天下,移民世界,且在海外商界不乏成功者,因此有“东方犹太人”之称。

  客家人在历史上曾经历五次大规模的迁徙运动,并在迁徙的过程中形成了客家民系。

  在西晋末期“永嘉之乱”、东晋“五胡乱华”时期,为了避难,一部分中原居民辗转迁入闽粤赣边区。当时南迁的人口多由“衣冠士族”(大地主)率领,所以,也被称作“衣冠南渡”。

  稍后,由于南北对峙,又有大约96万中原人民南迁至长江中游两岸。其中一部分人口流入赣南,一部分经宁都、石城进入闽粤地区。这股潮流此起彼伏,持续170多年,迁移人口达一二百万之众。

  此次迁徙最大的影响是:在客家先民在到达长江流域及南方地区后,东晋统治者为了安顿和控制这些北来的侨民,在侨人较为集中的地方重置了州县。这也是史载的“侨制郡县”、“土段”“给客制度”产生的主要背景。

  这些衣冠南渡的客家先民,仍然保留对中原郡望身份的自我坚持和被迫迁徙的无奈,所以依旧以“衣冠士族”自称,在侨居中保留中原文化习俗。这也定下客家人以后迁徙融合的基调:语言统一,习俗犹留,最大限度保留自己的文化习俗传统。

  唐朝自“安史之乱”后,国势由盛而衰,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。加之中原灾荒连年,官府敲榨盘剥,民不聊生。不久,爆发了史上称之为“黄巢起义”的农民起义运动。这场运动历时十几年之久,虽然对瓦解和摧毁唐朝政权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场起义也给沿途人民带来了极其深重和残酷的灾难。

  随后五代十国的割据纷争和北宋的战事,加之长江流域的灾荒频繁发生,这些原因共同促成了第二次大迁徙。迫使在前一阶段从黄河流域的河南等迁到长江流域聚居的客家先民,再度大举南迁,最终到达闽、赣、粤结合部,成为客家的第一批先民。根据客家族谱记载,这时期的移民,避居福建宁化石壁洞者也不少。

  这次大迁徙使得原来相对落后的南方由于北方人口的大量迁入,加之南方本身相对和平的环境,经济迅速发展,最终导致经济中心逐渐南移;南北方人口的比重也由北重南轻转变为南重北轻。

  客家先民叩开了闽赣粤区的山门大举迁入,促使客家大本营逐渐形成,为汉民族一个崭新的民系诞生准备了足够的人力资源,奠定了客家民系的成熟和形成基础。

  北宋都城开封,于公元112年被金兵攻占后,宋高宗南渡,在临安(今杭州)称帝,建立南宋王朝。随高宗渡江南迁的臣民达百万之众。元人入侵中原后,强占民田,推行奴隶制。处于黄河流域的汉族人民,为躲避战乱,又一次渡江南迁。随后由于元兵向南进逼,赣闽粤交界处,成为宋、元双方攻守的战场。文天祥(江西客家人)起兵抗元,率义军进抵梅州,客家儿女纷纷从军,转战于闽粤各地,仅松口卓姓家族,就有800多人,“男执干,女甲裳,八千子弟走勤王”。早先迁入此地的客家人,为寻求安宁的环境,又继续南迁,进入粤东的梅州、惠州一带。因为这时户籍有“主”、“客”之分,移民入籍者皆编入“客籍”。而“客籍人”遂自称为“客家人”。

  这次大迁徙之后,客家人的长距离南迁宣告结束而进入另外一种迁徙形态:即从客家大本营向外发展。而在大本营内部的人口流动中,客家民系走过了孕育、形成、完善的路程。至此,客家民系正式形成。

  而在客家大本营内,始终认为自己“根在河洛”的客家人共同拥有着自晋代以来流徙而产生的漂泊基因,共同秉承着魏晋“衣冠士族”所持有的清流思想和因两宋积弱而激发的民族自尊,使客家民俗表现出与当地民俗不同的色彩来,如语言上保持了中原古音,精神文化上保持了汉族传统(如忠孝义传家)。

  明末清初时,清兵入关,对汉族实行异策,激发了客家人维护汉族统治的民族自尊,客家节义之士,号召群众举义反清,失败后被迫散居各地。

  另外客家人经过200多年的发展,人口大增,加之明末资本主义萌芽,伴随雇佣、租佃关系的变化,而当地山多田少,耕植所获不足供应,遂居住于闽赣粤区的客家人纷纷外出。

  又适逢清政府发起“移湖广、填四川”运动。于是,当时聚居在粤闽赣区的客家人也随政策大量入川。朱德、郭沫若、韩素音的祖先,都是当时由广东、福建迁到四川的客家人。

  这次大迁徙,客家人大量迁入广西、台湾、四川等地,对此民谚有说“少己东不成市,有烟必有东”。可见客家人的迁入对当地经济面貌的影响之大。

  同时,在迁徙定居地,客家人与当地土著长期共同生活,比如南方的畲、黎、瑶等族,在同化当地土著的同时,也接受了他们的一些生活习俗,从而形成了客家独具特色的风俗习惯。

  清末时期,以客家人为主体的太平天国运动失败,起义军受到剿杀,百姓纷纷逃匿;相继又爆发了长达十二年的土客大械斗,清政府为解决土客之争,特划出台山赤溪地区以安置客家人。

  因清末时期的对外贸易发展,虽清末实行“闭关锁国”政策,但却独留广州这一口海外贸易枢纽,有些临近沿海的客家人为求生计,冒险出海谋生,所以这次大迁徙的路径是由广东中部、东部迁往西部、南部及海外南洋等地的。

  这一时期的大迁徙活动影响更为深远,世界客都梅州被称为“华侨之乡”,就是源于这次大迁徙。

  在这次大迁徙中,相当一部分的客家人远走世界各地,遭遇各种颠沛流离、世事维艰的考验,促使客家人充分发挥了千年迁徙形成的冒险精神、抗争意识、吃苦耐劳、团结互助的客家精神。